安东尼布朗现身北京谈创作

翻译、汉纳•巴托兰、安东尼•布朗(左至右)史航英国著名超现实主义绘本大师安东尼•布朗21日来到中国。今日下午,他携妻子同时也是童书插画师汉纳•巴托兰现身北京缤纷剧场,与编剧史航、译者阿甲开展对话,分享童书绘画的创作心得。谈到自己的创作初衷,安东尼•布朗表示,一是想通过绘画,创造更多的乐趣,二是想告诉孩子们他们不孤独。绘画能填补文字表达不到的东西安东尼•布朗迄今创作了以《大猩猩》、《我爸爸》、《梦想家威利》等近50部绘本作品,屡次见于各项童书大奖,是国际安徒生大奖和英国格林纳威大奖双料得主。他以超现实主义的风格进行创作,注重细节展现,关注弱势儿童、单亲家庭等社会问题。他的作品具有深刻的意义,被评价为“让儿童游戏,让成人思考” 。安东尼首先读了致中国读者的一封信,讲述了他跟孩子之间关于绘本的故事。他表示,经常会给孩子睡前读绘本,发现孩子在读图,而大人在读字。“图和字之间有一道沟,孩子们用想象力把它填补上”,他说,“随着孩子的长大,我们也从未脱离绘本的阅读,我们就绘本中的故事谈话、讨论,我学会了倾听,我们之间也建立起很好的亲子关系”。小时候喜欢和哥哥一起做文字游戏,这成为促进安东尼绘画的一个重要因素。跟哥哥儿时去隧道冒险的经历后来被他画成绘本《穿越隧道》。他认为,绘画能填补文字表达不到的东西,而诸如毕加索在内的艺术家都在玩文字游戏。想告诉孩子他们不孤独安东尼承认,在一些绘本里塑造的父亲形象比较负面,一方面因为自己是一个父亲,把父亲塑造得太好怕读者以为在自夸;另一方面与父亲在自己17岁的时候去世的经历有关。“而有一天,我再次见到了父亲以前常穿的旧睡袍,想起小时候认为父亲无所不能,想起父亲带给自己的温暖和温暖,想起父亲高大强壮、温和敏感的形象,于是创作了《我爸爸》。”谈到自己的创作初衷,他表示,一是想通过绘画,创造更多的乐趣,因为阅读是件很有乐趣的事情,而插画在当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;二是想告诉孩子们他们不孤独,如果有悲伤、嫉妒等等的感受很自然,也普遍存在,人与人之间虽然个体不一样,但内心的感受是一样的。史航:绘本是装载回忆的“眼泪茶”有童话剧创作经历的史航也介绍了自己关于绘本的体会。他认为,绘图比文字更有想象力。在阅读童书时,不知道孩子会关心哪个生命,也许是被大人忽视的生命,所以需要绘画者对每个生命都给予关注。正如《大猩猩》里,大猩猩的陪伴对小女孩来说是重要的,其实对于大猩猩来说这段陪伴的经历也是重要的。同样,绘本对读者是重要的,对作者本身也是重要的,对孩子是重要的,对陪伴孩子读绘本的父母也是重要的。“美好的事情像一根美好的线,线两端的人都会感受到那种美好,” 史航说。史航还现场分享了阿诺罗贝尔的《猫头鹰在家》中的《眼泪茶》的故事。他说:“等时间过去,眼泪伤不到我们,却能激起我们回忆。绘本就是‘眼泪茶’,它装载着我们的回忆。”安东尼的妻子汉纳•巴托兰是一位儿童图书插画师,她与丈夫合作推出了绘本《一起玩形状游戏》。她也在现场向读者展示了自己关于大象主题的作品,并与丈夫一起朗读了《形状游戏》。
 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jfangbao.com/yayoujituanguanwang/2018/0125/3.html